爬梯咪西哈皮的火鸡节

分享到
火鸡节前我以为我会lonely,火鸡节后我发现让我lonely真的很难。
 
让我以为会lonely的是某同学,我就不点名了,keke,日理万机到火鸡节前一个星期通知不能来陪我,我表示极大的理解的同时黯然神伤了几分钟,万人空巷的火鸡节,我一个人咋办ni。让我不再lonely的功臣是小M和小陶,两位同学不约而同的挑了最好的时机来趁火打劫,正中我滴下怀。
 
于是,我的火鸡节,就像小刘同学一阵见血的总结一样,又一次在party咪西happy中度过。
 
Thanksgiving Eve,冲着open bar,被我祥林嫂般唠叨火鸡节没人陪而深感同情的Alice拉着我去La
Pomme。这家club看起来蛮fancy,可惜音乐没有很好听,电子乐,too old
too吵。随便扔个地址吧,很难说以后还想不想去。
 
37 W 26th, b/w Broadway and 6th
 
 
这里讲究朦胧美
 
 
Free drink时间一过,我们就索然离开了。剩下的时间,和Clara一起去K
Town吃豆腐汤喝烧酒。在回家路过已经开始被封锁的Macy’s的时候讨论了一下熬夜到清晨看火鸡节游行的可行性,决定回家睡觉。
 
自然,火鸡节的游行,守着几个街区之外的我,只看到一个蓝精灵。所以这一节不表也罢,明年养好精神再战吧。
 
回家,补觉,迎接小M和小陶的到来,然后就开始了三个女人一台戏的周末。
 
感恩节夜的纽约,是外国人的天堂。餐馆们纷纷推出火鸡套餐,价格实惠并且定座容易。我选了几个街区外的一家意大利餐馆,和两个女人dress
up打扮完毕之后,浪浪漫漫去吃烛光晚餐。
 
Gallo
Nero,非常暧昧非常cute的餐厅,菜好吃,分量也足,并且大堂经理兼老板操着一口标准的意大利英语时不时过来嘘寒问暖,让我几乎忘记了这里是snobbish
New York。差一点无家可归的感恩节夜遇到了这样的餐厅这样的老板以及和这样的朋友一起hang out,我只剩下感动。
 
402 W 44th, b/w 9th and 10th
  
烛光晚餐之后,我们决定浪漫到底,一个cab拉到我的roof-top最爱,我们又回到了230 5th。
 
事实证明这个地方真的很适合三个女人在万人空巷的感恩节晚上出现。roof-top上人不多不少,我们正对着火鸡节的帝国大厦坐下,小酒喝着,暖气烤着,小天聊着。
 
帝国大厦已经被我拍到审美疲劳了,不过这张有点鬼魅的味道,所以仍然拎出来遛遛。
  
在Roof-top坐到手脚冰凉之后,我们把楼下几乎空无一人的lounge当成摄影棚,在小M的指导下,给了无数次大背影,出现了很多张影楼水准的美照
— 欲欣赏经小M censor之后的美照的同学们,请挪步相册。
 
230 5th,让我如何不爱你。
 
 
 
全国人民都在抢购deal的黑色星期五,小M忙着networking blind
date,小陶忙着走亲访友完成感恩节本该完成的任务,我…也在忙着我本该完成的任务—睡觉。
 
等夜幕完全降临,小M date完,小陶吃完,我睡好了之后,我们又出动了。
 
这次是去见我的老朋友们,不过没想到的是group忽然从几个人壮大到了二十来个人。惊讶了一把小孩子们呼朋引伴的力量之后,我们既来之则跟之,从West
Village一直跟到东边,最后找到一家够大的bar,settle下来。
 
B-Bar,40 E 4th, at Bowery。
 
的确是我到过的最大一个bar,走来走去也走不到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NYU附近,需要巨大一块地方装学生,lol。这里的Mojito真的很好喝,但是点个酒要掏无数次ID,估计也是因为在学校附近,underage太多,hoho。
 
适合聊天的一个地方,站坐皆宜。
 

爬梯咪西哈皮的火鸡节
 

 

然后,在某一时刻,一票人忽然集体消失,剩下我们三个女人莫名其妙的继续喝mojito。之后的事情…
 
还是继续说下一天吧。。。
 
小结一下B Bar,有20个人的时候,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合适。不过要把人都看好了,以免突然失踪 lol。
 
 
星期六,随着Umass小分队的到来,我们的队伍从三个变成六个,浩浩荡荡出去觅食。
 
慕名带着大部队去到45st & 9th Ave上一个block连开了三家店的泰国餐馆Yum
Yum Bangkok。这家店有非常划算的5-course fixed menu for $15.95。Drunken
Noodle仍然是我最爱的,也很明显是大家的最爱,连点了两盘。Drunken
Noodle是我最爱吃的泰国菜式之一,虽然味道很重吃了容易闹肚子,还是屡吃不厌。除此以外稍有点一般,著名的小资甜点Creme
Brulee居然没有需要敲碎的焦糖,泰式炒饭也没有我家楼下的那家好吃。8过,总体来讲,算很实惠,冲着5个course和drunken
noodle,值了。
 
当然了,这一顿,本来吃的就不是饭,是友谊。
 
吃饱喝足,两个可怜的男生跟着我们下去SOHO,逛街。可惜,木有deal。:(
 
再然后,和Sherry&Chao汇合,在miu
miu里评头论足了一堆包包之后,继续,吃。真能吃…
 
事隔不过几天,我又回到了Ashiya。周末的这里,果然是人满为患,热闹非凡。
 
传说中的sake bomb,气势灰常热烈,强烈推荐给爱闹的同学们。反正我玩得很high。^^
 
 
8个人从一开始抱怨两个小时的时限太短,到很快看着盘子动不了,才意识到店家还算厚道,给的时间戳戳有余。所以,不知道大家怎么认为,反正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地方,当然了,小声说,如果不喝酒的话,有点亏。。。=P
 
吃饱喝足,上五个由小陶装扮的爪子。小刘,数清楚了,是五个…
 
 
 
— 再然后…虽然我已经完全写不动了,但是,真正的party,开始了。
 
La Caverna,小陶给了一个官方译名,盘丝洞,的确名副其实。
 
122 Rivington St, lower east side。
 
 
Cosmo, Hookah, dancing, 这个晚上很疯狂。。。具体省略三千字,谁补充我跟谁急。
 
 
汗,回忆一个忙碌的周末真不是件易事,一个流水账又被我匆匆拿照片敷衍了…
 
一言以蔽之,作为一个乐观向前冲的白羊,寂寞很难吓倒我,开心很容易找到我,腐败也好,疯狂也罢,我是白羊我怕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Translate »